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养老股票龙头」央行有没有推出数字货币的时间表?周小川回应道

时间:2021-05-01 05:43:29作者:佚名

简介:2019年第十届财新峰会于11月7日至10日在北京举行。

中国金融协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出席并回答了部分提问。

针对“央行有推出数字货币的时间表吗?”,周小川说:5年或更久以前,一些印钞造币公司提出纸币的替代方法可能是数字货币,但并没有把重点放在应用区块链或分布式会计系统的可能性上。

2019年第十届财新峰会于11月7日至10日在北京举行,主题为“开放中国,开放世界”。中国金融协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出席并讲话。

那么周小川怎么说?

我们先来关注一下:

人民币国际化应该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而人民币国际化,我认为,是一个早产儿。最初,中国并不打算在2010年或2012年左右推动人民币国际化”。

央行的数字货币会以本国为主,央行可能更注重批发,做银行间批发和第三方支付,搞一种数字货币。

不同的政府官员、央行官员和学术界对下一轮金融危机的可能性有不同的看法。有人乐观,有人悲观。悲观主义者认为,下一次危机的概率真的很高,因为全球市场有很多不健康的现象。因此,我们确实需要为下一轮的金融风险控制做一些准备。

论人民币国际化

人民币国际化是“早产儿”

在回答“人民币什么时候能成为硬通货”这个问题时,周小川首先认为硬通货本身的定义比较模糊,没有具体的定义。

但是,他认为人民币国际化应该是一个渐进的过程,“而人民币国际化,我认为,是一个早产儿。周小川透露:“最初,中国并不打算在2010年或2012年左右推动人民币国际化。

他表示,正是全球金融危机后流动性不足,导致本币使用扩大。当时,中国和一些国家采用本币互换来支持贸易和投资结算,缓解流动性问题。

记得当时的提法叫‘支持跨境贸易和投资使用人民币’,后来被更高一级提出来叫‘人民币国际化’。

周小川强调,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但可能会有很大的一步。第一个原因是一些经济危机可能会造成特殊需求,另一种可能是如果世界主要储备货币出现问题,会为其他货币的发展提供不同的机会。

“这还包括主要储备货币国家是否会过度实施金融制裁。一旦你实施制裁,别人就会想到使用其他货币,这不仅取决于我们自己的假设,还取决于整个外部环境”。

论中央银行的数字货币

央行的数字货币将主要聚焦于本国

回应“央行有推出数字货币的时间表吗?”周小川表示:5年前或更久以前,一些印钞造币厂提出纸币的替代方法可能是数字货币,但没有重点关注应用区块链或分布式记账系统的可能性。

在谈到数字货币时,周小川分析说,私人部门可以参与零售支付,第三方支付在中国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发展迅速,但在基本电子支付轨道上的发展并不是基于区块链和分布式记账的数字货币。

在它看来,央行的数字货币将主要聚焦于本国。

“央行可能会更加重视批发,做好银行与第三方支付之间的批发,从而搞一种数字货币。但从理论上讲,央行做的数字货币也可以服务于散户,但是服务于散户会给现有金融体系带来很大冲击,所以大家也很谨慎。

周小川强调,如果央行的数字货币针对跨境汇款、投资等跨境业务,必须满足很多新的要求。"如果没有一家央行能够管理它,可能需要一个联合机制."。

他强调,数字货币在不同层面的应用和进展有不同的监管要求,未来需要有组织的协调机制。以反洗钱为例,他说:“现在全世界都非常重视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反洗钱和反恐融资如何切入不同层面的支付系统成为一个巨大的挑战,这可能会明显增加成本,同时降低效率。但这真的很有必要,因为在全世界,我们现在都非常重视这样的功能。”。

浅谈区块链

央行选择了两个系统作为试点

周小川透露,在纸币数字化过程中,央行推出了一些介绍区块链的研讨会,并分发了分类账技术。但鉴于上述技术的应用,更适合交易量较小的交易环节,所以中国人民银行选择了两个系统作为试点,一个是票据交易,一个是贸易融资。

前者是因为交易对手相互认识,相互负责,在监管中没有太多的任务和责任。后者也是因为开关频率比较低。

“研究应用的可能性,也要立足于现实,即目前能投入试点的,在试点稳定的情况下,观察未来扩大应用的可能性。同时,在技术的发展上也要有前瞻性,要预估其未来的可能性,有些事情现在做不到,也许将来可以做到,”周小川说。

谈论天秤座

公众会对天秤座的稳定性产生怀疑

央行前行长周小川在会上表示,对于天秤托管,比如如何确定储备金额,私人天秤委员会是否会缺乏宣传,是否有赚取利息的动机等,仍存在疑问。因此,周小川呼吁全球央行在全球金融基础设施建设中建立普遍的合作机制,以增强信心。

提到天秤座,周小川说一开始强调的申请方向是跨境汇款。“我个人认为这个选择方向是合理的。”。他解释说,由于区块链和分布式会计技术,每秒处理的交易数量没有那么高,因此不可能将数字货币应用于零售。跨境汇款数量相对较少,可以作为一种选择。此外,跨境汇款的效率存在问题,很多人不满意,所以从跨境汇款入手真的很有吸引力。

但周小川也强调,天秤既然以稳定货币的形式存在,就必须对应一篮子货币,天秤协会如果管理一篮子货币,就会引起民间组织能否全心全意做公共服务的争议和质疑。

“人们难免会怀疑一个私人天秤协会是否会有强烈的利益动机,所以会利用储备所委托的资金去做其他事情,比如贷款或者在金融市场做其他事情。在这种情况下,公众会对稳定性产生怀疑,”周小川说。

论第三方支付

许多第三方支付机构都瞄准了预付款

周小川坦言,他更关心的是如何确定天秤委托储备的数量和质量,“也就是说,委托的钱是否真的在那里作为储备,是否有盈利的动机。因为我们发现很多第三方支付机构说想通过技术进行支付,提供更好的支付,但是有些支付机构其实是注重预付款的,然后可以赚取利息收入或者进行其他投资从中获取收入。所以这个观点也比较接近。”。

谈论全球市场

需要为风险控制做准备

周小川表示,不同的政府官员、央行官员和学术界对下一轮金融危机的可能性有不同的看法。有人乐观,有人悲观。悲观主义者认为,下一次危机的概率真的很高,因为全球市场有很多不健康的现象。因此,我们确实需要为下一轮的金融风险控制做一些准备。

相关报告>:>;>。

数字货币、资本流动、货币政策溢出...央行前行长周小川一个小时说了什么?

主基金加仓列表实时更新,在APP >中免费观看;>。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以上就是养老股票龙头央行有没有推出数字货币的时间表?周小川回应道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菁眉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