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云南首富”的资本运动 嘉事堂

时间:2021-03-14 17:16:29作者:佚名

“戒赌难吗?难,比解毒还难!”这是赌徒的声音。资本市场的玩家也是如此。

曾经因为赌石80%的成功率,赵星龙在江湖上被封为“赌石之王”。他创办的东方金隅,曾是a股“第一翡翠股票”,赵氏家族在2007年和2017年两次晋升为“云南首富”。

只是和以前不一样了。东方金隅的负债率(600086。SH)已经高达89.95%,接连不断的债务危机和股价下跌,让第一股翡翠失去了色彩。但是,赵兴隆似乎已经有了新的“逃生舱”计划。

赌石发财,借壳上市

赵兴隆是军人,做事雷厉风行。有合伙人曾形容赵兴隆是“一个没读过什么书,但很聪明很有胆识的老赵”。

赵兴隆在云南军事工作期间,由于工作关系,经常去缅甸、泰国等地旅游,因此有机会接触翡翠,也为赵兴隆开启翡翠事业奠定了契机。

通过更多的接触,赵兴隆自学了很多关于翡翠的知识,知道了翡翠的产地和质地。对于翡翠贸易来说,本来就是原石贸易。所谓的粗石,就是类似于刚开采出来的石头,包裹在一个皮壳里的东西。

一块原石究竟是“藏珠玉”还是“硬石”,取决于交易双方的观察判断,所以有“赌石”。一刀赌博是原石交易中一个重要却又残酷的环节。

赵兴隆擅长赌石,因为他有80%的成功率,所以被称为“赌石之王”。传闻赵兴隆早年因赌石而倾家荡产。但是,既然是“赌”,就一定有得有失。用赌石,赵兴隆曾经几天就赚了七千多万。

但作为一个“赌徒”,赵兴隆不会满足于几块糙石的胜利。他的目标是资本市场。

最后,经过一系列的周转,2005年,赵兴隆推出了中国唯一的翡翠a股上市公司东方金玉。

东方金隅原名湖北多佳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北多佳”)。湖北多佳成立于1993年,注册资金3.5亿元。

1997年,湖北多佳上市,但随后经历了两次重组。2001年,湖北多佳通过与Xi安凯源科教控股有限公司(“Xi安凯源”)重组转型为教育产业,Xi安凯源也成为第二大股东;随后,2004年,Xi安凯源向郭毅控股转让了7750万股。与此同时,湖北多佳与郭毅控股旗下的云南兴隆实业进行股份互换,湖北多佳正式转型为一家专门从事金玉翡翠的珠宝公司。

伊戈尔控股背后是“赌石之王”赵兴隆。2005年,云南兴隆产业分别与湖北多佳、Xi安凯源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也意味着赵兴隆旗下的云南兴隆产业通过资产转换实现了借壳上市。2006年,更多优先股正式更名为东方金隅。

之后,东方金隅股价开始上涨。2004年底,重组前,湖北多佳股价为2.78元/股,2007年5月,股价已升至19.8元/股的峰值。正是在这一年,赵兴隆一家以27亿元的资产首次荣登胡润百富榜,成为2007年“云南首富”。

Image来源:东方金隅官网

十年后的2017年,赵佳再次以70亿元的资产成为“云南首富”。然而,此时的赵佳和东方金隅的情况与10年前完全不同。

为了筹集资金而冒险

在2018年年报中,东方金玉目前的存货价值约为88亿元,主要是原石。至于这么多股票,早在2017年年报中,东方金玉就解释说翡翠矿产资源在减少。由于缅甸政府的控制,开采难度也在加大,所以东方金隅加大了原石的采购。

因为赵兴隆痴迷于赌石,所以从东方金玉上市开始就一直在囤积原石。购买原石需要很多钱,现金汇率低。东方金玉的收入中,粗石的收入不到20%。但其高库存主要来源于购买原石。

赌石成就了赵兴隆,从某种意义上说,赌石也让赵兴隆经历了资本滑铁卢。东方金玉为了筹集购买原石的资金,多次下达增收计划,甚至不惜冒险。

早在2011年,东方金隅就表示,计划以每股19.42元的价格发行不超过4000万股的股票,募集资金7.8亿元,其中2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在审计过程中,由于数据问题,最终的增加没有得到批准。

但2013年,东方金隅再次申请定增,计划以19.54元/股发行4606万股,募集9亿元,其中6亿元为银行贷款。不幸的是,这一次,固定收益计划终于失败了。

2011年以后,东方金玉的持续增长,很可能是因为购买了原石。据年报显示,2011年,东方金隅采购原石142块,总价6.3亿元。同年,其净利润仅为8687万元。

收入持续增长失败,急需资金怎么办?赵兴隆选择了继续增加。

2014年,东方金隅再次宣布定增,计划发行9772万股,募集资金不超过15亿元,其中12.9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

坚持总是有回报的。这一次,增加计划获得批准。同年3月,东方金隅开始停牌。但是,唯一通过的固定涨幅是一条“下水道”。

两个月后,东方金隅发布了15亿元人民币的融资计划,表示将以每股15.27元人民币的价格向瑞丽金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丽金泽”)发行9771万股股份,也就是说瑞丽金泽是固定收益的全资收购方。

固定收益没有问题,但瑞丽金泽仅有的两位股东,一位是东方金隅的真正控制人赵兴隆,另一位是著名超级散户的妻子朱,宁波敢死队成员之一。说起宁波敢死队,我首先想到的是私弟徐翔。

“首富”改成了“老赖”

果然,一年后,徐翔被捕了。朱还承认,他在瑞丽金泽的股份是为徐翔持有的。

所以这个增加,根本就是“赌徒”赵兴隆和“赌神”徐翔的一次合作。在一级市场,套利增加,在二级市场,他们共同上演了一场资本“无间道”。

此次上涨后,东方金隅的股票一度创下61.44元/股的历史新高。同时,徐翔的“泽西部”早在2014年第三季度就被隐藏在东方金隅十大流通股股东之列,直到2015年第三季度才退出。

随着徐翔的入狱,赵兴隆也难辞其咎。受此风波影响,赵兴隆于2016年辞去东方金隅董事长一职,东方金隅在儿子赵宁的带领下进入“少主时代”。

显然,等待赵宁的已经是一片混乱,显示出衰落的迹象。徐翔事件也断送了东方金玉重组自救的可能性,找到“接班人”的概率微乎其微。以徐翔案为契机,东方金隅开始不可阻挡的衰落。

马也金融年报显示,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东方金隅的经营状况每况愈下,净利润分别为2.55亿元、1.27亿元和-10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5%、50%和916%。

生意不好,负债却在飙升。东方金隅2016-2018年负债分别为63.2亿元、92.9亿元和99亿元。

高负债成了东方金玉的定时炸弹。目前因债务违约,其债券评级已降级为“C”,随时存在雷电风险。赵宁也因为东方金隅债务违约被列为不诚信者,昔日的“云南首富”变成了如今的“老赖”。

说来也怪,东方金隅在负债增加的同时,库存也随之变化。2016年至2018年,其库存分别为69亿元、96.5亿元和88亿元。2017年,库存激增的背后,赵兴隆再次操纵。

重建“逃生舱”

2016年,在徐翔事件如火如荼的情况下,赵兴隆退出东方金隅以避封。然而,那年年底,赵兴隆居然又回到了东方金玉。

Image来源:东方金隅官网(赵宁)

赵兴隆回国后,再次表现出“赌徒”本性,开始大量购买翡翠。仅2017年一年,采购金额就达到27.5亿元,导致当年库存激增。2017年,东方金隅负债已达92亿。为什么赵兴隆这个时候继续投资翡翠?如果东方金隅真的有年报上说的那么多存货,为什么不卖货还债呢?

关于这个问题,野马金融联系了东方金隅,截至发稿时未收到回复。

目前市场上一个问题是东方金隅的存货是否真的值近百亿。证券时报实地考察了东方金隅的仓库。占地150平方米的仓库已被法院查封,大门上贴着该物业的租金提醒。

很难想象是这样一个近百亿股票的地方。

至于100亿元存货价值的评估,是云南珠宝行业协会专家委员会的责任。每次考核两天,据说考核费100万。但珠宝协会的评估没有法律效力,仅供参考。换句话说,没有人能确定存货是否值几十亿。

中国宝石玉石协会相关人士告诉马也金融,原石交易过程的定价没有具体规定,最终价格是通过竞价来看的。

以货抵债之路,东方金玉无法逾越。赵还有一个计划——倒卖股权。而且被转卖到了蓝田股份,蓝田股份因“骗股”而在资本市场“出名”,现已更名为中国蓝田。此次股权转让也被认为是中国蓝田回归a股。

这件事在市场上引起了轩然大波。看到收购无望,中国蓝田地产的实际控制人曲断然否认了收购:“假的!我没有签字,没有授权,没有参加工作会议。”公司法人兼董事长屈是否知情?

当然,在这一点上,赵兴隆的股权转让计划流产了。备受关注的东方金隅,估计很难操纵资本市场。

三十六计走在前面,赵兴隆似乎已经有了一个“逃生舱”计划。

据悉,早在2017年,赵兴隆就收购了奥伟通信(002231)27.95%的股权。SZ)通过一家代理商以16.77亿元的价格。目前是奥维通信最大股东。奥维通信主要从事通信产品业务,与赵兴隆擅长的宝石无关,与东方金隅没有关联交易。也就是说,在东方金隅倒下的时候,赵兴隆已经悄然控制了另一家上市公司。

这是为了放弃东方金隅,再开一家资本局吗?果然,真正擅长赌博的人是不会轻易放弃赌博的。赵家的财富故事,再一次旧瓶装新酒,再过十年可能就是云南首富了。感叹!

关于资本市场,你还知道哪些奇怪的故事?欢迎在评论区分享。


以上就是“云南首富”的资本运动嘉事堂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菁眉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