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李嘉诚和潘苏通的合作裂痕围绕着何文田站项目的竞争 溢价发行

时间:2021-02-24 19:02:53作者:佚名

视点地产网在杠杆博弈中倒下后,印稿金融的财务问题逐渐浮出水面。

在过去的一年里,当印稿金融陷入金融危机,接连停牌复牌,市值暴跌时,它尽最大努力筹集资金,包括但不限于资本周转、出售重要资产、抵押贷款、签署重组协议、折价配股等。,其间迎来了白大侠常氏的第二次救援。

然而,由于巨额债务问题的复杂性和紧迫性,围绕印稿财政困难的资本故事仍在上演。

这个故事以一个又长又实的故事开始,矛盾集中在对何文田站项目的争夺上。其中,或多或少地宣告了常氏与印稿的合作出现了裂痕。

为“何文天”而战

2020年7月中旬,印稿出售了其在香港的桥头堡——印稿国际金融中心,这使其迫在眉睫的资金问题再次浮出水面。

随着债务问题的解决,常氏援助印稿的市场消息持续发酵,直至8月底。印稿金融与长实签署一系列重组协议,抵押印稿金融国际中心进行再融资,长实牵头共放贷87亿港元。

值得注意的是,重组协议还包括长实收购潘苏通持有的地铁何文田站一期物业开发项目,暗示何文田站上部结构项目也是出售选项之一。这进一步证明,常氏帮助印稿的计划不是简单的经济帮助。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比赛的另一方出现在了何文天项目上。

2月22日,长实集团公司对潘苏通及其私人公司高燕投资提起诉讼。

根据申请表,去年9月1日,金银金融、潘苏通、常石签订了“优先接受或拒绝权合同”。如果潜在买家出价收购何文田站项目的部分或全部权益,潘苏通应通知昌石,昌石也有权拒绝并以同等价格购买相关权益。

因此,长江实业要求潘苏通和金银行对长江实业较早前与英俊签署地铁何文田站开发项目框架协议给予全额补偿。

其实矛盾十几天前就开始发酵,逐渐激化。

2月9日,英俊与潘苏通、印稿和高淳投资签署了框架协议,将项目开发商的所有权利和责任移交给英俊或其提名人。应骏将承担开发协议项下作为开发商的所有权利、享有权利、义务和责任。英君已经向港铁支付了10亿元人民币的可退款诚意金,诚意金将由港铁委托至2月25日。在此日期之前,应骏拥有对何文田站开发项目进行尽职调查的专属权利,并准备最终协议供潘苏通等人签署。

根据诉状,常实在盈军公布消息之前没有得到通知,因此他分别于2月10日和16日两次致信印稿和潘苏通,要求对方提供与盈军拟议交易的信息,但仍未得到通知。因此,常氏向印稿和潘苏通要求赔偿,并请求法院强制对方履行合同并提供相关资料。

不过常侍的态度还是留有余地的。在接受采访时,常石说:“我相信这件事是一个误会。我只是想提醒对方遵守约定,事情应该会在接下来的几天内解决。一旦问题得到解决,传票将被撤回。”

另一方面,对于印稿和英君的态度,潘苏通通过公共关系表示,他不会对此事发表评论。鹰君也不予置评。

商人更赚钱。有业内人士推测,在巨额债塔下,潘苏通与常氏的融资协议只是权宜之计。为了填补这个漏洞,印稿迫切需要更多资金。这一次的另一个资产争夺者——应钧应该给出更高的价格。

在商业领域,时机和利益很重要,所以常氏把印稿从泥潭中拯救了出来。然而,当其参与印稿债务重组时,有市场消息称,潜在买家希望购买该项目的部分权益,长实也对该项目感兴趣。

从常氏的这篇报道可以看出,它对何文田项目的意图是明显而强烈的。

查阅以往资料,何文田项目原由印稿金融控股,潘苏通于2016年12月与印稿金融通过合资

该地块以约62.8亿港元的溢价购得,印稿计划将其开发为一个高端豪华住宅项目。2018年,该股权将以60亿港元的价格出售给潘苏通。

根据英军与印稿此次签订的协议,该地块位于香港九龙何文田(九龙内地段11264号)以北。最小和最大建筑面积分别为41,400平方米和69,000平方米,指定为私人住宅使用。除非另有批准,否则该土地将被开发为不少于800个住宅单位和不超过1000个住宅单位。

四年前,在他投资土地的时候,何文田项目的质量吸引了很多房地产企业的青睐,印稿金融的突破是相当出乎意料的。获得项目的潘苏通非常高兴。

当时失意者中有一个长而实的身影。据悉,该项目已收到6份标书,其中5份来自本地大型发展商,包括以独资方式中标的长江实业、新鸿基地产及惠德丰地产,另一个财团则由新世界及信托为首的财团中标。

在目前的竞争中,常氏似乎处于一种略显“被动”的不利状态。然而,随着资本博弈和法律纠纷的上演,常氏和印稿的结局却不得而知。

合作与游戏

事实上,在印稿金融拥有的资产中,有许多项目是常实青睐的。

除了何文田项目外,2019年6月,金银行金融在港资地产企业中脱颖而出,以111.24亿港元的价格拒绝中标启德6546号,其中长江实业是众多土地投资企业之一。

在坊间传言印稿的困境将由长实来拯救的时候,一些市场分析师认为,长实一直只买“平货”。由于印稿负债较多,据信昌石接手或投资印稿纯粹“赚钱”的可能性很小,估计印稿可能会向昌石出售资产或股权。

印稿财务问题爆发后,常石派马丽芝入驻,出任印稿副董事长兼独立非执行董事。他在股权投资基金委托管理和委托投资管理方面有丰富的经验,主要为印稿提供财务和重组咨询协助。

值得注意的是,马丽芝上任不到三个月就辞去了相关职务。至于原因,印稿宣布他的工作越来越繁重,他将无法在公司投入足够的时间来履行他在董事会的职责。

这也可能表明,常石与印稿的合作裂痕可能不仅限于何文田项目。

还有人说,印稿财政困难形成的所谓“战略合作关系”,实际上只是官方对外界的模糊说法。熟悉印稿金融的业内人士猜测,印稿金融的作用是为长实处理一些失败的投资或不方便的投资,因此有必要做出相应的“牺牲”。

对于目前资不抵债的印稿金融来说,其债务问题近两年一直持续,融资方式几乎已经用尽。但仍无法填补资金缺口。

截至2019年底,数据显示,印稿金融的计息银行及其他贷款约为154.83亿港元,债务占总资产的比例为41.4%;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年度录得重大亏损约61亿港元,2019年同期录得盈利62.55亿港元,而前三年的净利润分别为8.93亿元、14.20亿元及12.02亿元。

2020年7月中旬,印稿金融在公告中表示,集团正在安排票据和贷款的再融资,包括:寻求约87亿港元的新融资;并在九龙启德第4B区第4号地点出售一幅名为新九龙内地段第6591号的土地。

其中启德的4B区4号地实际上是3月开始收购,然后花了两个月才卖了70.4亿港元。净收益用于偿还贷款和一般营运资本。

至于约87亿港元的新融资,直到9月份才与长实签署了一系列重组协议,再融资由印稿国际金融中心担保。

印稿已经不是第一次将印稿金融国际中心抵押给长实了。两年前,潘苏通通过这笔资产的抵押,从长实获得了约102.3亿港元的贷款。当时贷款是用来偿还工行的贷款的。

对于长实来说,这笔交易可以赚取很高的利率和回报,是一项可以稳定盈利而不亏损的业务。

截至2018年6月30日,印稿金融国际中心总资产为172亿港元。当时,102亿港元的融资相当于抵押目标物业约60%的股权。在长实2018年半年度报告中,记录了102.3亿港元的“应收短期贷款”,年利率约为8%。

融资计划没有完全公开披露,但也引起了市场的关注。有业内人士表示,这种交易可能不仅仅是商业贷款,双方可能有战略合作,但有些协议并未披露。

2019年4月,据报道,印稿金融已经偿还了常氏的贷款。然而,仍有资金缺口的印稿立即向德意志银行寻求68亿港元的债券融资,这也被认为是印稿当前债务危机的最初根源之一。

自去年9月以来,深陷债务泥潭的印稿金融通过竞标出售了印稿金融国际中心的全部房产,市值约为120亿港元,底价约为1.4万港元。金融国际中心业务的流失已经成为出售和清偿债务的主要原因。

此外,戈尔丁金融还出售了持有戈尔丁金融国际中心的枚乘和目标鹰的全部股份。通过配售新股和出售总部,约102亿元的收益将用于偿还债务。

然而,由于附属公司枚乘和目标鹰的欠款,印稿金融导致了清算的争论。当德意志信托(香港)以“清盘呈请”强行举债时,金银金融只能积极回应。10月15日,它提交了一份宣誓书,为请愿书辩护,反对向法院发出清盘令,并表明了所涉及的利益。

可以肯定的是,印稿金融的债务危机迫在眉睫。这些都归功于潘苏通过去的杠杆游戏。2016年至2019年的4年间,煽动近400亿元抢夺一批高价土地。盘活这些资产不容易;处于借贷压力下的印稿金融销售项目也遭受损失,承担的其他项目也出现“未完成”,债务问题越来越复杂。

也许,“白勇士”常氏的帮助不足以让印稿金融解决债务问题。


以上就是李嘉诚和潘苏通的合作裂痕围绕着何文田站项目的竞争溢价发行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菁眉股票网其他的资讯!